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小站愛情(一)

 十年,今天將是最後一個晚上,邵剛也要離開了這個小站。這個小站非常的偏僻,它只是作為貨車臨時停車時用的,客車一輛也不停。這個小站工作人員也只有一名站長,一名值班員,一名接車員寥寥的三人。
  十年,邵剛是在這個小站上工作最長的一名鐵路工人,他看到了太多的同事調進調出。這次他的調動是組織上強迫的,因為邵剛已經接近三十了,還沒有成家,組織上希望通過這次調動,能給邵剛按個家。
  這次的送行規格不小,所有的職工都參加了,在送行酒會快結束的時候,邵剛在自己的宿舍門口發現了一個信封,他輕輕地打開了那封信:“剛,請允許我這麼稱呼你,我知道明天你就要離開了,但明日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你願意再接一次列車嗎?如果願意的話,我希望你穿上十年前的制服,我會等你的,直到看見你為止。”這是一段雋秀的文字,一看就知道出自女人之手。
  邵剛很是納悶:她是誰呢?為何在這個時候與自己約會?邵剛想不通,但他不願將此事告訴別人,他擔心這是同事們給他開的玩笑,那也說不定。
  第二天,邵剛很早就起來了,想到了自己就要告別了生活十年的地方,心裏十分的惆悵,也不知是喜是悲,其實他早已把自己融進了這裏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如果可能的話,他想一輩子生活在這裏。
  呼嘯而來的火車,讓他猛然想起了昨天的那封信,於是他決定再接一次列車,如果那封信是惡作劇的話,就當是自己留給這個小站最後的禮物吧!
  他從行李箱裏找到了那套制服,這是他剛參加工作時配發的制服,有點古板,現在再穿上它,似乎有點不合時宜,但為了完成約會,就委屈一下自己吧。這是他學習,工作以來第一次約會,他的心砰砰在跳,他希望這次的約會是真的,他甚至想像到了姑娘的模樣。這裏的姑娘如這裏的山水,清純而秀氣,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他就不打算調回城裏了,他要和這位姑娘一起生活在這裏,直至白頭。
  火車來了,激動人心的時刻來了,邵剛接到了火車接近的命令,刷刷的幾步鏗鏘有力的步子,乾脆俐落地來到了接車的位置。這段幾十米的路,邵剛走了十年,卻從未像今天這樣認真,仔細,激動過,每邁一步,他的心就緊跟著顫一下。
  此時,朝陽在樹梢上和著微風輕輕晃動,斑駁的樹影落在腳下的水泥地上,像一只只快樂的飛蝶,圍繞在邵剛的周圍。
  此時,邵剛仿佛已經感覺到了有一雙溫柔的眼睛在緊盯著自己,於是他儘量使自己冷靜下來,使自己的每一個動作都作到標準到位。
  此時,邵剛多麼希望自己接完這趟列車,就能看見夢中的姑娘啊!從而也解開了困擾他一整晚的謎團。可是火車很快就過去了,卻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邵剛非常沮喪地走回了值班室。
  邵剛有點惱怒又有點傷心,是那個姑娘忘記了時間,還是同事們真的在故意開玩笑捉弄自己?不過邵剛早就有了心裏準備,這次的約會就算是惡作劇,也無所謂了,剛才的姿態就當是留給這個小站最後的剪影吧!
  邵剛也不相信會有當地姑娘看上自己,因為沒有人肯在這個小站上過一輩子,在這裏工作的同事都是三五年一茬一茬地更換,像邵剛這樣一幹就是十年的老職工,這還是開站以來頭一個。
  於是邵剛很快脫下制服,坐上段裏的班車回到了自己的城市。從此以後這個小站還有那次沒有完成的約會將變成再也不會重新的往事。
  在一年的春節,邵剛突然收到一個包裹,他很好奇地打開包裹,裏面是一幅畫——背景是一個小站,一位接車員站在月臺上,昂著頭,迎著陽光,正在聚精會神地接發列車。接車員的那種姿態,那種專注,讓人看了肅然起敬。
  邵剛仔細端詳了這幅畫,令他吃驚的是畫中的主人公就是自己:個子不是很高,帶著高沿大帽,臉龐輪廓分明,線條明朗清晰,最顯眼的還是身上的那套老式制服……。
  畫的背面還有幾行小字:“剛,自從你第一次來到這個小站,我遠遠地看到你英姿颯爽地接發列車,我的心就已經放飛了,可我沒有勇氣走近你,因為你是那麼地英俊瀟灑,而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女孩。我一開始還以為你會和其他同志一樣,工作一段時間就走了,當我看到你一幹就是十年,並因此而鼓起勇氣想要向你表白的時候,你卻要走了。在你將要離開的那個晚上,我終於利用最後的機會向你提出了那個要求,我不是在開玩笑,我只是想再看看你接發列車的樣子,讓那美好的記憶永駐我心。這幅畫是我用十年沉默的愛和心血完成的,我畫的雖然不是很好,但我終於用這種方式告訴了你,我愛你。”
  邵剛頓時被這幅畫和這段飽含深情的話語感動了,他錯過了,錯過的可能是他一生的幸福和快樂。因為十年了,邵剛早已喜歡上了那個小站,喜歡上了那裏的山山水水,還有當地的居民,那一天,如果那位姑娘能及時出現……
  邵剛把那副畫用木框裝幀了起來,掛在了自己至今仍然獨居的臥室裏,每每有領導同事看見這幅畫,都為邵剛的敬業而深深感動,而感動背後的另一份感動和遺憾又有誰知道呢?
返回列表